频道栏目
IT货架 > > 正文
业内人说:界面,何力的最后救赎能成功么?
网友分享于:Jun 12, 2018 11:16:36 PM    来源: IT货架   

导言:我不介意这篇文章成为何力先生辉煌成功的阴暗背景,我甚至愿意用A4纸打印出来然后撕碎了咽下去。

好工具 业内人说 第426期 9月23日 ( 微信号 iLoveDonews )

这半年来,身边一直有朋友问我有关卓尔媒体、有关界面的事情,甚至有一位拿到界面offer的朋友在入职前夜给我发邮件,询问要不要去。坦率来说,我并不熟悉何力先生。曾经花了半个小时听他介绍《第一财经周刊》的试刊PDF,曾经和他抱过同一条“大腿”,曾经和他隔着一堵墙办公,曾经听他的下属吐槽,这就是我和他为数不多的交集。

但是这一切并不妨碍我给朋友提出建议:“去,何力的项目待遇好。”

高薪,这也许是界面最大也是唯一的竞争优势了。

“文青”雇主

对于求职者来说,取悦何力是一件难度很高的事情。八月出生的他注重细节,追求完美,同时也有火象星座的典型特点——精力充沛,感情奔放激烈,有十足的行动力。

这样的上司显然很难相处。接手《全球商业经典》后不久,何力和员工逐一谈话,在问到最近看什么书时,一位编辑回答:“最近在看《明朝那些事》。”据说当时何力一脸鄙夷兼语重心长地说:“还是多看点有思想,有内涵的书。”

不过一旦入了何力的法眼,他给出的待遇绝对能够傲视同行。然而以《经济观察报》社长之尊去给“千王”吴征打工,放弃上升期的《第一财经周刊》移情《财经》,再到三年烧掉五千万后坦然离职《全球商业经典》,何力可能是一名慷慨的总编辑,但很难说是一名理智的出品人。

跟随这样的“头羊”,登上高峰和坠入深渊的可能性几乎相等。不过,至少还有机会收获百万年薪,不是么?

“重复失败者”

不过对于投资者来说,选择何力这样的操盘人就不见得是件明智的事情了。曾经有人梳理过何力的媒体从业经历,将其在经观和一财的经历评价为“成功创业的业界样本”,这个判断实际上是见仁见智的。用“结果论”来衡量何力的媒体从业史,可以得出一系列很有意思的结论。

《中华工商时报》,遭遇职业天花板,失败。

《经济观察报》,被“千王”的钱砸晕,失败。

《第一财经周刊》,失去对编辑部的控制,失败。

《全球商业经典》,钱花光了,失败。

那么,界面的结局又会怎样呢?

投资人首先应该提防火象星座突如其来的“创业热情”,他可能会在攻坚阶段突然挂冠而去,理由也许会是“找到了更加值得关注的东西”。

曾经有一篇对何力本人的专访,问到何力为何如此频繁地更换工作,何力的回答很耐人寻味。

十年换了五个公司任职,平均每个公司的任职年限不到两年。即使何力先生能够持续保持专注,另一个问题来了。按照何力运作媒体的习惯,刚刚组建的上海报业集团能有多少资金供何力来打造他梦想的“媒体”团队呢?有乒乓女王的前车之鉴,公家的钱也不能乱烧。传说中的那家金融产业集团、那两家国内著名产业基金以及那家中国领先的互联网科技公司,真的“钱多人傻”么?

要知道,首富如今也对何力先生的花钱能力敬敏不谢了。

有人会问了,你怎么就能肯定何力这次不会成功呢?

那么我们就来分析一下,何力到底能不能成功。

最后救赎能否成功?

1962年出生的何力今年已经52岁了,对于一名创业者来说,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如果再次失败,即使何力先生本人还有精力重新上路,资本市场可能也会对他关上大门。因此,说“界面”是何力的最后救赎并不夸张。

问题是,何力的最后救赎能成功么?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希望很渺茫。

这几天,“界面”叫板门户网站的海报狠狠地刷了一把存在感,也引来一群看客的叫好。可是慢着,叫板门户网站?在移动媒体概念深入人心,社交媒体开始抢班夺权的今天,叫板门户网站有何意义?叫板风车的唐吉坷德愚蠢中还有一丝可爱,明知磨面粉已经用上电动机了还去挑战风车岂不是愚不可及。

对手都没选对。

那么商业模式呢?

4月份的时候,何力效仿的目标还是雪球财经和华尔街日报,试图做一个“绝对激进并且聚焦的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平台”,到了8月底,何力的模板已经变成了Business Insider和The Verge。

可是要知道,虽然BI今年五月份的访问量已经超过了《华尔街日报》网站的访问量(2600万VS2100万),但是去年营收2000万美元的BI迄今尚未盈利。而BI的规模也远远小于未来的“界面”。目前BI的全职员工不到200人,而何力为“界面”设计的团队结构中,仅报道上市公司领域的记者就有500人。

BI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广告,年费425美元的深度报道服务BI Intelligence订阅率并不高。而何力在此前的公开场合一再强调,“界面”不会追求广告收入,而是会将重点放在“向专业人士购买高质量的文章,平均每篇的稿酬在500美金”。

券商做研报是能拿到分仓收入的,界面也有这个功能不成?

姑且不去考虑“专业人士”提供信息本身是否合法合规,何力的这种赢利模式本身就存在一个严重的悖论:信息有价值的前提是该信息真实有效,而独享一条真实有效信息的收益将远远超过区区500美金。

另一个悖论的问题更加严重。互联网媒体的优势是提高了信息传导的速度和效率,互联网媒体本身是鼓励分享的。在成功的互联网商业模式中,信息的交互和分享将放大信息本身的价值。而在何力设计的这种商业模式中却存在一个奇妙的趋势——专业人士提供的信息,其价值会在分享的过程中不断降低。这种趋势最终将导致信息形成一个个的孤岛,信息的提供者和接受者倾向于建立一对一的联系。

也许有人理解不了这段话的含义。通俗来说就是,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内幕消息还算是内幕消息么?

所以有时候上上“起点中文网”看看无思想无内涵的玛丽苏小说还是有点用处的,至少能让人感受一下盗贴工作组的效率是如何降低信息价值的。

从内心深处来说,我是希望“界面”能成功的。如果何力真能找到一条让500名财经记者都能过上体面生活的金光大道,我不介意这篇文章成为何力先生辉煌成功的阴暗背景,我甚至愿意用A4纸打印出来然后撕碎了咽下去。

可是,他会成功么?

(作者:李崇磊)

广告服务联系QQ:1134687142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IT货架- 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用于技术学习,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京ICP备1103097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