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栏目
IT货架 > > 正文
野蛮人伊坎:谷歌摩托交易幕后的关键人物
网友分享于:Jun 12, 2018 11:25:18 PM    来源: IT货架   

  沈建缘 杨阳

  4年时间摩托罗拉手机时代,就在全球财富排名第46位的富翁卡尔·瑟雷安·伊坎(Carl Celian Ic-ahn)的手里终结。

  8月15日,谷歌宣布(Google Inc。)斥资125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 (Motorola Mobility Holdings Inc。)。伊坎虽然不在前台,但他是站在这个交易幕后的关键人物:摩托罗拉最大的股东(持股约1成股份),而且人们都叫他“企业掠食者”。

  这位之前站在摩托罗拉门口的“野蛮人”,曾经掠食的公司包括维亚康姆、时代华纳乃至雅虎,摩托罗拉则是他最新一次成功掠食的对象。

  无论在摩托罗拉还是谷歌内部,这桩交易都只有最高管理层参与。双方的谈判只进行了几个月,但摩托罗拉手机业务的命运,早在四年前就已经被下了注脚。

  整个手机产业链因此交易而重新组合。利益相关方正因此调整竞争策略;而对于谷歌而言,通过收购,安卓An-droid生态系统的竞争力将得到强化,并从焦头烂额的专利纷争中摆脱出来。

  积极的投资

  2007年4月的一天,位于曼哈顿通用大厦47层,一间装饰着贵族肖像和古董的豪华办公室里,伊坎对前来进行礼节性拜访的摩托罗拉CEO埃德·詹德说:“你现在掌管着一个伟大的公司,可你为什么把它弄得这么糟呢?”

  这番对话的背景是,2006年10月以来,摩托罗拉市值缩水约6成。在全球手机市场上的份额尚不到高峰时(23.3%)一半。摩托罗拉前高管对本报称,由于摩托罗拉持续下滑的业绩和股价带来的损失,伊坎已决定采取行动遏止自己财产的不断贬值。

  当时,作为拥有摩托罗拉1.4%股权的股东,伊坎在几个月前提出,要求在公司董事会中获得一个席位,并让业绩不佳的CEO詹德下台。以至于詹德刚刚从达沃斯的讲坛上回到美国,就匆匆赶来拜会这位可能令他前程不保的投资人。

  这是伊坎第一次对摩托罗拉发起代理权争夺。

  据了解情况的人称,交谈平静而轻松。伊坎告诉詹德,摩托罗拉远没有达到它应有的价值水平。并建议詹德在股价低迷时,回购公司股票,还表示其实他对加入董事会并不特别兴趣

  但是,摩托罗拉的业绩急剧下滑,公司的拳头产品——手机业务也陷入低迷;一项75亿美元的回购计划已经宣布,但未能阻止股价的继续下跌。伊坎拿到摩托罗拉2007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时大失所望,当时他已经持有摩托罗拉2.9%股份。

  2007年5月7日,在美国芝加哥举行的摩托罗拉股东大会上,伊坎公开表示对CEO的不满。不过,他的努力并未获得多数人的认可。伊坎在5月9日的股东大会最终以获得45%投票权的微弱劣势,没有获得董事会席位。但他扔下一句话,如果公司不能改善经营业绩,“我还会回来”。

  事情朝着伊坎预料的“最坏的”方向发展。2008年1月份财报出炉,手机部门亏损达12亿美元,与解决方案部门的营利一样多。在这份财报出炉之前,詹德已经于这年的1月1日离职。

  伊坎的目的部分达到,詹德已经离开。

  再夺代理权

  摩托罗拉手机部门度过了80年历史中最寒冷的一个春天。

  2008年初,新任CEO格雷格·布朗(Greg Brown)对公司管理层进行了大换血,先后撤换了技术、财务、人力资源、供应链及公司最大的部门——手机部的主管。

  布朗是一个公开宣称考虑分拆或出售摩托罗拉手机部门的管理层,很多摩托罗拉的员工认为,布朗的很多举动都是试图让卡尔·伊坎站在他的一边。

  伊坎则发起了向董事会的新一轮进攻。

  2008年2月1日,伊坎号召股东们支持由他提名的四名候选人进入摩托罗拉董事会。他极力主张拆分手机部门,形成新的管理团队

  相比上一次,伊坎的举动未留有余地。2008年3月24日,伊坎将摩托罗拉告上法庭,要求后者交出与其目前亏损的移动设备业务相关的文件,以确定董事会是否渎职。同时对继任者格雷格·布朗接任CEO的资格提出质疑。

  摩托罗拉的董事会只能斥其“条件苛刻”、新的调整伤害公司寻求支持。但是,这些理由在恶劣的业绩下显得苍白,摩托罗拉最终同意将伊坎提名的两位候选人加入董事会。

  但伊坎的胜利还包括分拆摩托罗拉的计划。2008年3月26日,摩托罗拉宣布了将把公司分拆为两部分的计划。当天,伊坎也撤除了对摩托罗拉的起诉。

  4月7日,摩托罗拉同意任命伊坎旗下基金的一名董事凯斯·梅斯特为公司董事,伊坎的另一位盟友——前投资银行家威廉·哈姆布里特(William Hambrecht)进入董事候选名单。

  自2008年2月底跌破10美元之后,摩托罗拉的股价始终徘徊在最低谷,业绩报表则显示,摩托罗拉2008年销售额下滑18%。这或许符合伊坎的希望——到2008年3月13日,伊坎手中所持摩托罗拉股份已增至6.4%。

  2008年4月4日,以出售公司业务著称的保罗·李斯卡就任摩托罗拉首席财务官,业界普遍认为,摩托罗拉已为出售手机业务铺平了道路。

  过去的20年,伊坎一直是最令华尔街各大公司CEO胆寒的名字。作为“企业掠夺者”,伊坎最主要的法宝就是控制公司,然后改革,抛售:依靠自身的资金储备购入目标企业股票,取得相当比例的股权之后争取进入董事会,影响推进公司管理或策略的改革——通过抛售资产、让公司股票在短时期内快速上升套现获利。

  短暂的平静

  金融危机的爆发使得任何调整的展开都显得鲁莽,更何况,原本就有一群人不支持摩托罗拉的分拆。

  摩托罗拉的分拆计划语气含糊,“公司不能确保分拆将会完全发生,或是确保分拆的具体时间。”当时,《商业周刊》杂志引述标准普尔分析师的话称:“我们听到的只是摩托罗拉的分拆计划。该公司并未透露谁将领导手机业务,分拆的条件是什么,以及什么时候进行分拆,或许还会有更好的选择方案。”

  在激烈的权力斗争过后,摩托罗拉开始执行业务复兴战略。2008年10月,摩托罗拉以天价年薪从高通挖来的桑杰·贾宣布,摩托罗拉将转型开发Google Android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并决定停止生产上一任CEO遗留下来的10余款未上市手机。

  在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之后,伊坎的重心似乎在别的地方了:伊坎在努力出售BEA(软件中间件龙头公司)并帮助微软“肢解”雅虎。

  2008年5月13日,伊坎购入巨额雅虎股票,宣布向雅虎发起代理权争夺,以促成微软收购雅虎。作为雅虎的投资人,伊坎希望借此能够阻止雅虎董事局拒绝微软收购报价的“非理性”行动。

  当时,伊坎还致信雅虎董事会主席罗伊-博斯托克 (Roy Bostock),要求雅虎以总价约495亿美元出售给微软。不过这个交易最终流产。

  此前,伊坎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将BEA这个中间件市场龙头老大推进了ORACLE的怀中。

  70岁的年龄丝毫没有使伊坎的思维和行动变得迟缓。在了解伊坎的人看来,他常常一天打十多个小时的电话,与包括投资银行家、对冲基金公司经理、分析师在内一切能给他提供线索的人沟通。一旦找好猎物,伊坎就会与同事们对该公司的每个方面都仔细分析,翻来覆去地分析。

  桑杰·贾的转向,其实为摩托罗拉将手机业务出售给谷歌埋下了伏笔。“一开始我并不确定能否生存下去。当推出Android手机的时候,我感到些许满足,现在我们正在回归市场中心。”桑杰·贾事后在接受《环球企业家》的采访时说。

  摩托罗拉201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整体营收达58亿美元,同比增长6%。其中,移动设备部门在第三季度创造了300万美元的盈利,实现了自2006年以来的首次盈利。

  此间,伊坎并未停止大幅增持摩托罗拉的股票,截至2010年8月31日,伊坎已持有摩托罗拉公司总股本11%左右的股份。

  分拆与出售

  2011年1月4日,摩托罗拉正式分拆为两家公司。伊坎的支持者认为,是拆分让摩托罗拉逐渐看到了复苏的曙光。摩托罗拉方面提供的资料引述桑杰·贾的话说:“我觉得他是以正确的方式在鼓动着我们。是他促使我们用资产负债表和更加商业化的视角去看待我们的工作。”

  截至2011年3月31日,伊坎持有摩托罗拉移动11.36%的股份,是该公司最大股东。每一次,伊坎都以股东利益代表的身份反复强调摩托罗拉公司的价值被低估,这次,他指出,摩托罗拉的专利组合的价值同样被低估了。

  从宣布分拆到2011年7月,摩托罗拉移动的股价在半年内下跌超过2成。而这对伊坎来说,时机成熟了。

  7月中旬,在与摩托罗拉管理层的一次内部会议中,伊坎提出要探索“与专利有关的更多可选方案,以增进股东价值”。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文件显示,他给管理层施压,鼓动摩托罗拉探索出售专利。不久前破产的电信设备厂商北电网络,就通过出售6000多项专利技术而获利45亿美元的案例被作为参考对象。

  摩托罗拉拥有82年历史,是手机的发明者,拥有的专利超过1.7万项。专利出售的传闻一出,摩托罗拉的股价在7月下旬一度上涨。

  摩托罗拉内部人士表示,“真正促使摩托罗拉卖掉手机业务的不是苹果的压力,卡尔。伊坎。”

  目前并不知道伊坎——这个年逾古稀的犹太人,如何在谷歌和摩托罗拉的并购中呼风唤雨,左右两大巨头的谈判进程。谷歌最终给出的收购价格——每股40美元,相当于63%的溢价,使坎伊又一次得偿所愿。

  谷歌预计2012年初前能完成此次交易,如果相关审批受阻,则交易的“分手费”为25亿美元现金。如果收购如期完成,摩托罗拉移动今年的营业利润也达到预期的3亿美元的话,谷歌这笔交易的回报率就在3%左右。

  伊坎显然乐见这一结果。伊坎拥有摩托罗拉移动2680万股股票,按每股40美元的现金收购价计算,这笔交易将给伊坎带来4.15亿美元的进账。

  过去三年努力分拆摩托罗拉是达成谷歌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公司这笔交易的关键。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时,伊坎说,“我认为这对双方来说都是笔好买卖;谷歌做成了一笔很好的交易,它将拥有一套受保护的专利组合,他们真的买下了很多好东西;他们以相对便宜的价格获得了这一专利组合。”

  如今,当谷歌CEO佩奇正在期待着摩托罗拉人加入谷歌的时候,伊坎也许已经锁定他的下一个目标。

  8月17日,谷歌宣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公司后两天,公司董事威廉。哈姆布里特宣布离开摩托罗拉董事会。作为2008年伊坎在与摩托罗拉的代理权争夺战和解协议的一部分,威廉。哈姆布里特呆在摩托罗拉的时间和伊坎将摩托罗拉手机从“一文不值到卖了个好价钱”的时间正好相当,看起来他已经完成使命。

  唯一的悬念就是,伊坎接下来会派他去哪个公司董事会。

  产业链冲击

  收购摩托罗拉移动是谷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收购案。这是谷歌和摩托罗拉移动的新篇章,这也是整个手机产业链的新篇章。

  摩托罗拉移动的加入增加了谷歌操作系统在硬件方面的实力,谷歌缺乏的专利得到了补充。摩托罗拉移动丰富的专利数量也可有效的抵制竞争对手展开的专利战——外界报道摩托罗拉手中有1.7万多个专利,这些专利每年需要缴纳的专利费,将随着安卓手机和基于安卓的移动终端的增长而成为一个天文数字:安卓手机每多卖一部,专利费就会增长多少。

  对于谷歌而言,他还得到了一个建立与苹果对抗的全产业链体系的机会。

  与苹果的“硬件+软件+服务”相比,安卓生态链上唯独缺少硬件一环。谷歌安卓系统是智能手机厂商的重大助力,但他们都不想把谷歌作为自己的招牌。他们都在谷歌系统之上搞了自己的包装和设计,例如联想的乐phone系统,例如李开复创新工厂“点心”OS等等。用户大多只记住了这些品牌,不懂技术的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安卓。

  大量亚平台的存在使得谷歌对安卓用户的控制力降低。最致命的问题在于,这样的混乱会导致盗版丛生。谷歌试图建立的那个生态圈显然并没有按照计划运行。

  现在,通过对摩托罗拉移动的收购,可以很好的将软件与硬件进行整合,而这样的生态圈的建成就变得更加可能。

  不过,在另一方面,其竞争对手微软却可能因为这个交易获益,他有机会得到更多的手机厂商的支持:这个市场的参与者担心,摩托罗拉移动作为谷歌的“太子”,可能获得更多有利于摩托罗拉移动的设计方向和软件技术。

  不过,摩托罗拉移动是较小的安卓手机生产商之一,二季度只占智能手机市场的4%,相比之下,三星和宏达分别占了17.5%和11%。如果三星和宏达中的任何一家通过生产搭载其他操作系统的手机而对冲风险,安卓就可能受到冲击。

  谷歌宣布收购摩托罗拉移动的当天,小米科技的雷军和其总裁林斌讨论过谷歌未来是否会封闭的问题。小米总裁林斌的判断是,只要安卓系统不改变开源免费,安卓系的这些公司们就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戴尔大中华区董事长闵毅达的判断是,对戴尔来讲,总体是好事。“我们相信,Android能够有更好的发展。Android系统平台的发展,是戴尔公司乐于看到的。同时,我们看到Windows8平台的成熟,能够提供另外的选择给市场。”

  有意思的是,这次收购还有可能带来另一个副产品:摩托罗拉将带给谷歌其在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移动终端市场,多年构筑的良好的政府关系和市场基础。这些正是谷歌的短板。

广告服务联系QQ:1134687142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 IT货架- 内容来自互联网,仅供用于技术学习,请遵循相关法律法规. 京ICP备11030978号-1